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
来源: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发稿时间:2020-04-04 04:38:58


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,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。

没有补退的公司是否违反了政策呢?“按照‘不溯及既往’的基本原则,航空公司可以不对政策出台之前的旅客补退手续费。”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于彪解释,这几次免费退改政策都属于“应急”管理政策,而非经济补偿政策,重点在于“鼓励”减少出行,遏制病毒扩散。民航局表示将鼓励航空公司做出更好的退改举措,但在此次抗击疫情中航空企业服从大局积极办理免费退票,并承担了大量人员和物资运输任务,希望消费者给予更多理解。

许多网友在博文下留言感谢伊朗驻华大使馆降半旗,大使馆则回应“抗击疫情是全人类共同的事,我们想以此向中国人民的付出与牺牲表达敬意。”

杨占秋认为,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,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,而不能肉眼判断。不过,对于留言者“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”的说法,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,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“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”,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,“就好像一条长矛,只配特定的一面盾。”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,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.8%,特异性达到98.7%。

还有网友表示,伊朗驻华大使馆的中文文字功底“很可以”。

不过,也有人对这种检测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,在Peter Antevy推特留言中,一位网友说:“我的理解是,对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,IgG分析的特异性并不是很好。我会谨慎使用(该工具的结果),因为许多人的IgG谱系都很宽泛(并且该条色带不太亮。)”

“在11月中旬,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,身体疼痛、精疲力尽、干咳、发烧,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。”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,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

另一名网友回复她:“您,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。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,这种病毒很难消灭,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-3个星期,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,不是流感。”

不过,也有部分符合政策要求的旅客并未被免除手续费。“我在1月24日前退的票,能不能把手续费退我?”春节期间取消了返乡机票的丘先生抱怨。

不过进入3月下旬以来,航班临时取消的情况逐步缓解。去哪儿网数据显示,3月该平台上由航班取消导致的退票比例已经下降至43%。尤其3月29日进入夏航季后,航班计划稳定下来,这一退票比例进一步降至33.7%左右,此后还会进一步减少。